初夏的一天,受日本友人邀请,去他家作客,并欣赏他的夫人为我表演茶道。 这位友人名叫池泽实芳,是国内一所大学的外籍教师。我说的他家,实际是他们夫妇在中国的临时寓所——大学里的专家楼。 因为不在自己的本土,茶道不免因陋就简,宾主都跪坐在一领草席上。一只电炉代替着茶道的炉具…继续阅读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