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  姬中宪 世上的婚礼,只要不是自己的,大多就比较无聊。一大群人拥到一间大厅里,有认识的,有不认识的,有朋友,有仇人,更多的是毫不相干的人,一起为台上那俩人鼓掌、起哄,然后就吃吃喝喝,胡闹一晚。灯光一灭,人群立刻散去,从哪里来,回哪里去,留下一屋子杯具和餐具,无人收…继续阅读 »